公司新闻

你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华为云的逆袭:聚合华为计算战略呼啸而至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19-09-23 21:07  作者: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周源)讯,“处于战争状态,面临危亡关头”的华为,刚刚扔出一枚“核弹”。

在9月18日这个“历史时刻”,伴随着华为计算蘑菇云的“昇腾”而起,华为计算产业战略“鲲鹏展翅”。

“昇腾+鲲鹏”,正是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最新宣布的推动华为计算产业战略的两个动能引擎。

这项超级战略属于华为“云管端”协同的全栈式技术体系的前端部分,即以华为云为抓手,通过计算产业的商业模式和应用场景,以昇腾和鲲鹏为引擎,构建华为的计算产业生态。

这即是第四届华为全联接大会的核心。

《科创板日报》记者捕捉到一个隐秘信息:华为云或能凭此实现逆袭。

计算战略核弹应对存亡时刻

9月18日,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而今年的这一天,华为或视为更为重要。

当天,胡厚崑发布华为计算产业战略,这是一枚AI计算战略“核弹”,同时胡厚崑还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于此前一天剧透的“目前全世界最快的AI平台”产品:Atlas 900。

据华为披露的数据,在同等精度上,Atlas 900比排名第二的产品快15%。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一个月前(8月19日),任正非在经他签发的总裁邮件里称,“华为进入战争状态,公司处在危亡关头”,随即这一“警示”,被发布在华为心声社区。

9月18日,华为在上海举办第四届HC(HUAWEI CONNECT)大会。据记者在现场的不完全统计,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领头参与此次会议的华为高管和合作伙伴,约有17人。

这次华为中国媒体事务部“倾巢而出”,即使仅加入华为不到30天的新人也参与其中。

侯金龙,华为Cloud & AI产品与服务总监,于9月19日,详细解构了华为计算产业战略这枚“核弹”。

“一云两翼双引擎+开放的生态”,即华为计算产业战略的全图景。

image

华为计算核心技术能力输出的通道,原本是云服务。但是,与阿里云和腾讯云相比,华为云并无先发优势,导致市占率有所不如。

要实现云逆袭,仅靠同质化的单项节点解决方案,难以撼动阿里云,也很难追超腾讯云。

《科创板日报》记者观察到,就像华为终端消费者业务(CBG)后来居上一样,华为以其“芯”(昇腾和鲲鹏系列)和“芯+云整合服务”为手段,构建华为“芯云生态”。

华为通过优先支持合作伙伴,为之提供整合了做过优化芯片性能的云服务,以及包括主板、服务器、AI训练卡等在内的硬件,完成华为云逆袭。

就华为计算整体战略而言,实现“云”业务反超,仅是其中的一个“小目标”。

华为打的是一场全军种参与的立体综合战。

“鲲鹏”和“昇腾”系列,是华为计算战略的动力双引擎。侯金龙对记者表示,“以此两者研发的芯片簇群,是我们的战略基础和主要内在动能来源。”

侯金龙说,“智能计算业务和智能数据及存储业务,是华为计算战略具体的商业模式和应用场景落点,也是战略两翼。”

与华为消费者业务未来5-10年的核心战略——全场景智慧化战略类似,包括云、双引擎和两翼在内的布局,如同CBG的“1+8+N”,最终的落点也是有构筑“开放的生态”。

生态基石:高速迭代的芯片簇

华为计算产业战略在最终,要形成和CBG全场景智慧战略、鸿蒙OS系统一样的“开放生态”。

但记者与华为数位高管交流后发现,更准确的说,华为计算战略,终极目标是与其合作伙伴共建适合计算产业生态成长的共(生)存、共增(长)和共(繁)荣的平台。

这是今年华为全联接大会(HC)的核心主题,也是华为向高达2万亿美元市场空间的计算产业发出的“集结号”。

9月18日,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援引Gartner的数据称,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总空间将达到两万亿美元。“这是一片蓝海,为了这个战略级的产业机会,华为已准备了15年”。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2004年4月,华为成立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

侯金龙向记者透露,自海思成立至今,已投入超过两万名工程师,研发嵌入式处理芯片,目前才得以形成以“昇腾”与“鲲鹏”为核心的基础芯片簇。

在此基础上,华为具备了计算架构在“CPU、NPU、存储控制网络互连和智能管理”5个方向的关键芯片研发能力。

9月19日,华为披露了其芯片投资策略:量产一代、研发一代、规划一代。事实上这也是大型技术公司采取的共同策略。香港一家PE对记者表示,“很多技术公司都这样做,美国杜邦、英特尔、Synopsys,无不如此。”

从2007年至今年,鲲鹏系列芯片已迭代三代。华为此次透露,华为计算的两个引擎(昇腾+鲲鹏)会持续演进,并实现后向兼容。未来的投研节奏也将加速,以”每年推出一代”的高频节奏来提升总体竞争力。

按照现有规划,在未来6年内,华为将推出至少6款芯片。

此前三年,华为已推出昇腾系列、鲲鹏系列、麒麟系列和鸿鹄四个系列共10款商用芯片,其对应的方向分别是人工智能(昇腾310/910)、服务器(鲲鹏916/920)、终端(麒麟970/980/810/990/990 5G)和智慧屏(电视机/鸿鹄818)。

有必要提醒注意的是,无论是昇腾还是鲲鹏,都不会单卖。华为无线网络首席营销官周跃峰在对包括《科创板日报》记者在内的媒体说,“昇腾或鲲鹏芯片会集成在模组和主板上,向合作伙伴开放,并不会单独卖。”

华为云,新的使命

与互联网公司喜欢用“赋能”不同的是,华为表达同类意思用的词汇是“使能”。

在华为计算战略中,“使能”的含义即周跃峰向《科创板日报》记者提到的“向合作伙伴开放”。

周跃峰对记者解释称这主要是指技术和硬件,而后者在此项战略中,属于开放的生态的一个极,另一个极是软件开源。

通过硬件开放和软件开源,达到“使能”合作伙伴,以形成共建的开放生态。

侯金龙提到的战略两翼,拆分后即包括了硬件开放,这是华为计算战略商业模式的一个方向。

具体来说,即通过昇腾和鲲鹏芯片等,向业界提供主板(鲲鹏)、服务器(通用服务器TaiShan系列)、AI训练卡(Atlas全系列)、网卡、RAID卡、Atlas模组和板卡,其中会优先支持华为合作伙伴发展服务器和PC等计算产品。

9月19日,华为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管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鲲鹏主板优先向合作伙伴开放,在条件成熟时,可能会停售TaiShan服务器。”

除了硬件,华为还向合作方提供了最新发布的112款基于鲲鹏和昇腾的云服务,包括69款基于鲲鹏芯片的云服务和43款基于昇腾芯片的云服务。

image

在软件方面,华为的措施是开源,这能有效放大硬件的技术能力。

华为开源计划为:今年12月31日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明年6月开源可覆盖企业70%以上的数据库业务场景的GaussDB OLTP单机版数据库。

此前,方舟编译器框架代码于8月31日开放,8月23日也已开源AI计算框架MindSpore。

之后,华为将支持基于openEuler的合作伙伴,发行商业版操作系统,也会支持各行业主流应用和软件开发商把软件和应用迁移到基于openEuler的操作系统。

image

华为同时宣布,其将与深之度、中标麒麟、天津麒麟、中移苏研和普华等合作伙伴计划,联合推出openEuler开源社区。

侯金龙说,华为计算的重点是推动投资计算架构创新,聚焦处理器研发,以及将算力等技术能力放在华为云供合作伙伴调用,以实现对其的技术“使能”。如此才能共建繁荣共生的开放型生态。

被聚合在华为计算战略内的有机组成部分——华为云,会像华为消费者业务的终端那样,快速挤压国内云市场最终达成逆袭?